克服資本流動恐懼 平常心看待跨境資本流入流出

2020-01-12 20:51:37   來源:第一財經   

  新興市場普遍存在既害怕本幣匯率升值,又害怕匯率貶值的現象,理論上稱之為“(匯率)浮動恐懼”(fear of floating)。其實,除此之外,新興市場還存在資本流入一多就喊“熱錢流入”,資本流出一多又嚷“資本外逃”的現象,筆者稱之為“資本流動恐懼”(fear of capital flows)。出于后一種恐懼,令中國跨境資本流動現狀成為一個各花入各眼的羅生門。

  按照官方公布的最新國際收支數據,2019年前三季度,經常項目呈現順差,跨境資金呈現凈流入,國際收支保持基本平衡。其中,經常項目順差1374億美元,資本項目順差202億美元,儲備資產下降130億美元。

  外媒經常故作神秘地報道,中國面臨資本外流壓力。其主要依據是中國國際收支平衡表的“凈誤差與遺漏”項下持續為較大負值,這被認為是反映了未被監管或記錄到的“資本外逃”。2019年前三季度,該項累計負值1706億美元,同比增長89.9%,相當于國際收支口徑貨物貿易進出口總額的5.3%。

  官方解釋“凈誤差與遺漏”持續負值,不完全是監管的原因,還有統計的問題。然而,統計就是統計,只是對經濟活動的客觀反映,而不論此項經濟活動是否合法合規。那么,只要“凈誤差與遺漏”為負值,逼近真相的結果,無非是經常項目順差高估、資本流出規模低估,或者兼而有之。

  更進一步,這無論反映的是統計抑或監管問題,都不能違背在央行基本退出外匯干預情況下,經常項目順差、資本項目逆差(除非外匯儲備增加較多)的基本邏輯。況且,國際收支“雙順差”合計1506億美元,儲備資產還下降了上百億美元,這恐怕也不能讓人感到心安。

  當然,即便尊重統計的客觀結果,將所有“凈誤差與遺漏”負值都記為資本外流,2019年前三季度的資本項目由上年同期順差526億美元轉為逆差1505億美元(這忽略了統計問題,故很可能是高估了資本外流規模),也不一定值得過分擔心。“雙順差”實質也是一種對外經濟失衡,因為兩個正數相加永遠不可能等于“零”。而正是經常項目由上年同期的逆差55億美元轉為近1400億美元的順差,才加大了2019年前三季度資本流出對沖的壓力。

  不久前人民幣匯率破“7”是中國匯率市場化改革的進一步深化。自2018年起,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已連續兩年未提及人民幣匯率問題。隨著市場對匯率的決定性作用進一步發揮,社會各界需要像克服“(匯率)浮動恐懼”一樣來克服“資本流動恐懼”,以平常心看待資本流入和流出。

  在匯率“穩定器”作用正常發揮的情況下,一定是經常項目順差、資本項目逆差,經常項目逆差、資本項目順差的鏡像關系。2018年第一季度,中國就是經常項目逆差341億美元,資本項目順差602億美元,剔除估值影響后的外匯儲備資產不減反增266億美元。這不用人為去操心和匹配。

關于我們 - 聯系方式 - 廣告服務 - 招聘信息 - 站點地圖 - 版權說明
版權所有 (C) 2010 漢豐網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
走势图排列3 湖北快三 卖藏红花赚钱吗 atp网球比分直播 竞彩比分直播澳客 走路赚钱邀请好友 官方网龙江微乐麻将 北单比分小王子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快三玩法技巧规律视频教学 便利店能赚钱与否 下载正宗江西麻将 湖南幸运赛车 双色球倍投怎么中奖 吉林快3走势图电脑板 雪缘园app下载 湖北快3人工计划